己亥年

最是风月入怀。

【毕侃】狐狸的后院

#cp毕侃,脑洞产物。HE。ooc有。
#一发完,短,总字数4382。
#己亥年

——

01

一开始李希侃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和毕雯珺有交集。因为如果按照计划来的话,他现在应该正舒舒服服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和自己那群被父母关在家里找工作的曾经大学舍友视频聊天,开开心心地向他们炫耀自己一天充实的旅行,再庆幸一下自己可算是躲过了一场一提就让人脑瓜子疼的相亲。

当然他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参加的旅行团是一个三无旅行团。本来下一个目的地是湖南,但中途开到一半,导游让他们停在了成都附近的黄龙溪休息站休息。就是这短短十几分钟的休息时间,让李希侃成功地脱离了大部队。
用李希侃的话来说就是:“这不能怪我,只能怪零食站的东西太美妙了,让我忘掉了时间。”所以当他美滋滋的左手一根串儿,右手一杯果汁从零食站的那边走出来的时候,团里的人就都已经走光了。

正常人遇到这种意外肯定是选择先联系导游,但李希侃正好就是不正常的那一个,他在三秒之内迅速做出了决定:立马出去追已经启程的大巴车。

但是像他这样不正常的人,结果一般都不会太好:车没找着,人还跑丢了。等他已经站在了空旷的大道上的时候,他才突然明白车是追不回来了,只有用微信联系了。

“导游先生?”

“你们已经走了?我还在休息站啊喂!”

“导游先生!”

“靠,我要去举报你们!”

丝毫不知情的导游先生,现在正美滋滋的躺在车上补觉,李希侃那一条一条的炮弹似的攻击当然对他也没有什么用。他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的被团体抛弃在了黄龙溪景区。

弱小,可怜,无助。

但能吃。

于是他理所应当的转换了自己的出行目标。不去湖南了,就留在黄龙溪吃吃喝喝吧!美其名曰还是要体验体验小古镇的风情文化。

当然他还是想的太过于简单了,旅游这件事,不是什么都能够一张入场门票就解决的。从此黄龙溪景区点又再次丧失了一位乐呵呵的揣着个水枪到处喷的年轻小哥。多了个在人潮之中寻找落脚之地的悲惨青年。

说好的风情古镇!?说好的清静养心!?这尼玛那么多人到底是想让我怎么玩?玩人挤人的游戏吗?

李希侃不满地撇了撇嘴,果断地放弃了他的第一个根据地。又美其名曰为:“玩水这种娱乐都是小孩子玩的,还是吃比较适合我。”
后来他成功地又再次因为吃而丧失了住。

“抱歉,我们已经没房了。”

“抱歉,已经满了。”

“对不起,房间已经预订满了。”

李希侃抬手看看手表。

北京时间晚上九点四十。

生活不易,希侃叹气。

02

人说温州盛产有钱的小机灵鬼,其实说的也对。李希侃除了在吃和睡的面前,其他方面还是挺聪明的。至少他知道不能就这么在这里干等着,就不信这么大个古镇还没几个酒店了。实在碰运气碰不着的话,那就卖卖乖装装可爱,乞求某个店家让自己留宿一晚呗。他还就真的信自己再怎么都不会在窝桥洞下呆一晚。

晚上的人明显比白天少了很多,几乎这个时间段还走在古城的街道上的,几乎都是手挽着手出来喝酒泡吧的小情侣。那些离主城比较远的小巷子,大多就已经没有人了,留给那些为数不多的还在营业中的商铺的,就只有灯火阑珊和清冷的街道。

“这是第一次看到这里会没有人的时候。原来这里更美的是夜景吗?”

李希侃看看路两旁缠绕在树上发光发亮的小灯泡,继续往前走着,这条路上现在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甚至连商铺也都打烊了,但是他就是想往前走,一直走,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好好享受一下这为数不多的清静时刻。

等他真正走到尽头的时候,他看到了这条街唯一还开着的一家店。

名字叫“狐狸的后院”

你听说过一眼万年吗?

就是这一眼。

李希侃满怀激动的大跨步走向那家店,他觉得这是天无绝人之路,吃好喝好之后,老天终于想起了给他安排一家住宿。真是不枉他今天晚上在这条空荡荡的街上游荡了那么久。

这是一家手工染坊,水墨飘香。
看似小小的一家手工坊走进去却别有洞天。

的确是狐狸的后院,这后院也真是有够大,包含了一个小两层,和一个挂布的架子。河那边吹过来的风直接穿过一层一层的窗户,扩散在了布上,布染上的就不仅仅只是淡蓝的颜料,还有黄龙溪独有的河风味道。买一些这里的布艺品带回温州做纪念肯定是不错的,到底是如何温婉细致的一位女士,才能染出如此优雅大气的布料艺术品。

正当李希侃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突然缠住了他的脚,让他不得不分散出一份精神去注意那个毛茸茸的小东西。
那是一只小狐狸。

这只小狐狸和别的小狐狸不太一样,它被发现后只是傻愣愣地蹲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李希侃。李希侃蹲下身来,抱起那只狐狸,“你是家养的一定不会咬人吧?小狐狸。”他满足地揉了揉狐狸火红色的大尾巴。

“可没准。有些时候他比你看到的可怕多了。这家伙就是个活祖宗。”

小狐狸突然从李希侃的臂弯里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另一个人跟前。

“我是这家店的店长。有什么需要吗?”那个人笑了笑,抱起小狐狸走了过来。

“你们这里……可以提供住宿吗?”李希侃说完立马向对方绽放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二楼,请。”

李希侃立马就乐了,一蹦一跳的跟着店长上了二楼,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一定要在心里默默的感恩这位这么晚了还坚持开店的伟大店长。仅管这位人高马大的男性与他本来所想的温婉大气的店长姐姐有点出入。

“这只小狐狸叫什么名字啊?”

“Lucky。”

“真是可爱啊。”

“如果你看到它把整个晾布的架子都弄倒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觉得了。”店长回头看了看李希侃。

“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出来晃啊?正常的游客一般现在都已经睡了。”

“说起来我就来气……我本来跟团去湖南旅游,结果正好遇上三无旅行团,把我一个人丢这儿的服务站了……我就想干脆来这儿玩玩了。”

“结果玩嗨了没订到酒店是吗?”

“是……”

“那你还算聪明,走到这里来了。一般的游客几乎都不来这儿的。”

“那可是,温州就是这么盛产小机灵鬼!”

“你温州来的?”

“是啊,哦对了,我叫李希侃!”

“毕雯珺。”

“嘿嘿毕店长,多多指教啦。相遇即是缘,我们要不加个微信?”

李希侃从不会放弃任何机会去交友,更何况是交这种颜高的友。
当然,有了新朋友,也不能忘老朋友,把自己安顿好之后,他便立马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在他的舍友群里面冒了个泡。

saykan:我充实的一天又结束了啦!

小黄人:这么晚了你才知道出来汇报一下。

justin:说吧,又跑哪里去鬼混了?湖南好玩吗?

saykan:靠。我都忘记说了,我没去湖南,我遇上了个三无旅行团……(自行省略过程)

尤长靖不是尤长胖:那黄龙溪好玩不?

saykan:挤!不过晚上还好。酒店都满了,我现在都是个被好心店长给收留住宿的小可怜儿呜呜呜。[图片]

小黄人:哦。

justin:哦。可怜。

尤长靖不是尤长胖:真可怜。

saykan:你们什么意思?我要睡了,改天再聊,爱你们,晚安。

李希侃关掉了手机。心想其实不去湖南玩留在这里还是不错的。改天等店长不忙了一定要让他带自己好好地逛一逛,毕竟交友还是得搞好友谊关系。这样的要求不算太过分,毕竟还会在这边过好几天呢,总不可能就只在这一带逛来逛去吧。李希侃揉了揉下巴,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

“老毕,带我出去玩好不好?”

李希侃在宅在染坊的几天后终于抓住了大好时机。他有求于人的时候,一般都会摆出那张甜到不行的笑脸。偶尔露出两颗小虎牙,像极了一只小狐狸。

“好啊,想去哪里玩。”毕雯珺一向温柔,不知道是不是养狐狸养久了的缘故,他对这种亮晶晶的小眼神也一向没有抵抗力。

“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偏一点的好地方啊?”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游客应该都知道。”

“你怎么着也在这古镇上混了二十年了吧,小街小巷之类的,肯定摸得清清楚楚呀,难不成你是个路痴?家里蹲?”

“我来自抚顺。”

“啊?”

李希侃咬着一个大大的棉花糖,转头重新打量毕雯珺。

“我两个月前从东北的抚顺到这里来。打工。染坊老板到湖南谈恋爱去了。其实我也只是过来帮个忙顺便逃个婚的。”

“诶!?这么复杂的吗?讲讲?”

这时的李希侃脑内突然响起了他的温州好兄弟justin在和范丞丞的结婚典礼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对他的忠告:天涯何处无知己,相亲一事毁终生。于是就急急忙忙拉人随便找了家卖冰粉的小店坐下。

“真要说啊?”

“说呀,咋不说呢?老板娘来两碗冰粉!”

毕雯珺埋头叹叹气。

“我被迫跑到南方来相亲。要不是我这位开染坊的朋友正好处于热恋时期,我可能也没这么幸运恰好躲过。说实话我是真讨厌相亲,不你说啥缘分碰不着非得要去刻意配个姑娘配个娃呢?”

“那还真是生活不易。像我就直接遇到这种事都是直接跑路。”

李希侃边说边吸溜了一口冰粉。

“你也被家里人拖去相亲?”

“不然我干嘛一个人大老远从温州跑这儿来参个便宜到家的三无旅行团。除了没有钱之外还有别的理由吗?”

他叹了口气,又吸溜了一口冰粉。

人生啊不值得啊不值得。

“你温州的?”
“我这么机灵看不出来吗?还有,我已经回答过你一次了,什么记性。”

李希侃有些心虚地挺直了腰。

“那是,小机灵鬼。你明天不是要走了吗?这顿冰粉我请吧。”

“就请这么一顿冰粉,太不够义气了吧!你看看人电视剧里的,怎么着也得请一顿大餐啊!”

毕雯珺难得动了一动他常年疼痛的脑瓜子。推测出了一个他自己觉得最满意的答案。

“以后时间多的是,再请也不迟。”

李希侃有点莫名其妙。

这位大哥你真以为我们是相亲事件一线牵,还得珍惜这段缘啊。

03

这次李希侃居然没猜错。
他和毕雯珺的确就是“相亲一线牵。”

在他风尘仆仆地赶回家之后被父母骂一顿之后。自然还是免不了相亲。他这个伪浪子被强行打扮成乖乖巧巧的一副小男生模样,被押去某某咖啡馆见他的那个相亲对象。

原本满是怨念的脸在进到咖啡馆里的那一瞬间顿时僵掉了。

缘,妙不可言。

“老毕!?”

“诶,侃侃你和雯珺认识啊?”

还没等毕雯珺发言,侃妈便按耐不住了。

“是……”

“那你们好好聊聊啊!认识也好……”

侃妈和毕妈心有灵犀地手挽手走出了咖啡馆。

“诶不是我说老毕你搞什么啊?”

“我说过了啊,相亲啊。咋还不乐意了?”

向来温柔的老毕向懵逼的小狐狸展示出了一个完美撩人的笑容。

“不……我说这太扯了吧。咱俩的缘分难道就这么灵。”

“既然缘分都对我们这两位单身男青年下手了,那要不要跟我试试?”

04

李希侃刚刚才把外卖哐地一声放桌上,下一秒就立刻躺到了毕雯珺的腿上。

“李希侃,我问你,我做饭是真的不好吃吗?”

“好吃啊,干嘛不好吃呢。”

“那你为什么天天拦着我要点外卖。”

“呃……”

火红的小狐狸突然跳到了李希侃身上来。

于是李希侃决定要抓一只幸运的小狐狸来替自己背锅。

“是它想吃!你看它多亢奋!哟喂你个瓜娃子还敢挠你爸爸了?小心我让你爹来收拾你!”

毕雯珺斜躺着,怀里抱着李希侃,李希侃怀里抱着小狐狸。这下大狐狸小狐狸都齐了。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年头,生活依旧喜乐安康。

END

来自己亥年的瞎唠嗑:我第一次完成凌晨发文啦!算是一个脑洞吧,写的比较赶,怕脑洞溜走了。写的不好,还请包容!这篇文的所有灵感其实都是自己的旅行有感啦……我强推一下成都黄龙溪里的那家“大狗的后院”真的超级有格调,很别有洞天,也是老毕的那家染坊的原型!(我买了一把六十元的染扇说实话真贵)以前更的坤廷已经在写啦!是一发完!be和he还没定,心情很复杂……
































评论(6)

热度(124)